我们终将被时光掩埋

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,再悲伤也抵不过时光。

石门情结之一:十年再回首    青春已消逝

某个周六下午,石门的铁三角建平在微信上说,明天带你去石门看看。

我回他,为什么这么突然?

我们本来不是5月就约好去石门的啊,在那春暖花开的季节,悠闲地漫步在石门古道,听一听花开的声音,闻一闻泥土的气息。只是,计划赶不上变化,上次是因为你母亲生病,才重新约定到11月的,说好去走古道,赏秋景的。

哦哦,对啊。那我们明天就石门走起吧。

我二话不说,十分爽快地答应了。我生性安静,平时并不喜游玩喧嚣,但只要一提到回石门去看看,我从来都不会推辞。

只是另一个铁三角辉玲,她因家中亲人发生变故,心情甚是愁闷,我们都不忍去打扰她。但我在电话安慰她的同时,也还是和她告知了一声。

我对建平说,不愧是石门一起走出来的战友,真是心有灵犀啊,昨晚我还做梦回石门了呢。

确实,石门是我无法用言语解释的情结,就像撒哈拉沙漠是三毛前世回忆似的乡愁。

离开石门后的日子里,如果工作上有压力,或者生活中有不顺时,我经常会在午夜时分梦回石门,梦见那个逼仄的小院,梦见那个寒碜的阳台,梦见自己简陋的宿舍,以及那些陈年的往事……

1998年,也是这样一个初冬时节,刚走出校门的我,邂逅了石门这个犹如初恋般的工作第一站。同一年去的,还有建平和辉玲,从而成就了我们的石门铁三角。建平和我交集犹深,我们是1998年一起去的石门,2008年我们又同时离开了石门。

在这个虽然偏僻但却质朴的小乡村,度过了我的十年青春,工作的历练,自学的艰辛,爱情的甜蜜,婚姻的坎坷,石门的一山一水,她脉脉不语地见证了我的前半生。

2008年,我离开了石门,正如我在此前文字中提到过的,在当时的人生历程中,那条路是所能做出的最为正确的选择。因为孩子要在县城上学,因为想照顾年幼的孩子,我通过自己的努力,如愿以偿地进了县城。任何一种选择,总是有得有失吧。就这样,我离石门也越来越远了。

1998——2008的十年,石门默默地陪伴我成长。

2008——2018的十年,石门在我心中魂牵梦萦。

十年,十年中有多少往事值得缅怀,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值得怀念……

决择于心

自8月份调至新单位,已是3月有余。期间,屡次想无病呻吟一番,但终因工作忙碌而不了了之。

今晚,雨夜,实在是很适合随意胡言乱语的天气。

此时,檐外雨声初断,我抱着笔记本,慵懒地靠在床上,听见自己敲打键盘滴滴答答的声音,心情就没来由的放松了下来。

虽然周末加班,工作略显忙乱,但刚调整新的单位,一切从头学起,想得去,这应该也算是正常之事。

从去年开始,我就那样精神错乱的,义无反顾的,做出了如此的决定。

对此,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,甚至在最近一次工作下乡中,一位认识的人,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无语,你是不是猪啊!对啊,我就是一头蠢猪呢。我没心没肺地笑谈。

那天,莫名的,我想到了金庸笔下的东邪,和...

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欲哭无泪

上午快下班时,被告知调动的事今年是没有指望了,只能等到明年了。

听完这话,我脸上是呆滞的,心里也是麻木的。

从去年就开始期盼,好不容易熬到今年,然后又被宣布要到明年了。

下班时,走出大门,烈日当空,那份灼热,逼得我眼睛都睁不开,这样也好,所有的酸涩,就被强行按压下去了。

这一刻,真的好想咒骂这无比操蛋的人生。。。

这一刻,真的无比痛恨那些高高在上的东东。。。

恨屋及乌

夏日,高温,乏力,烦躁。。。

单位在四楼,楼层并不高,但一路爬上来,亦是气喘吁吁,疲乏无力。

天气是热的,心情是冷的,感觉整个身心无可救药的在坠落,坠落至一个万丈深渊。

上个星期,以心脏不舒服为由,请了一个星期的假。每天在家里接送孩子上学,买菜烧饭洗衣拖地,做各种家务,身体虽劳累,但心里却是放松的。

这周,不好意思再请假,只能逼迫着自己来单位上班。每天,一走进办公室,就压抑的不能呼吸,面对同事,也是不由自主地戴上一副冰冷的面具。

也许,是恨屋及乌吧。

在这个单位十年了,孩子的病情也有部分原因是由于我单位的工作性质才引起的,为此,我心里对孩子歉疚不已,无数次地怨恨自己当初的选择,虽然...

就这么没有期限地熬着。。。

现在的日子,对我来说,就是熬着。

去年年底就定下来的工作调动,鉴于种种原因,直到现在也没有顺利实现。每天来单位上班,都觉得无比尴尬,又无比烦躁。在单位里,不想说话,单位组织的集体活动,不想参加。在我心里,早已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,那些同事,那些活动,于我来说,都是不相干的。我经常怀疑,自己是不是有点抑郁了,不然,我为什么如此沉默。

孩子的病情,也不太稳定,时好时坏。本来这个周一要去复诊的,但不知为何,主治医生临时停诊了。不想换医生,只能等下周再看,是否能够正常预约。

这两天,最高气温已达33度,隐隐有了夏天的燥热。

此刻,窗外,一片明媚,天很蓝,云很白,似乎风也不小,对面山上的树叶和竹子...

五一假期,回老家照顾抱恙的母亲。其实,老人对物质方面的要求真不高,只要吃穿不愁,就已知足。我觉得,对老人最大的孝顺,还是要近距离的陪伴,而且是放下手机,认真安静地倾听。在病床前,听母亲神情晦暗地回忆自己困苦的一生,纵使是面对亲情,我依然不善于表达,但至少能让母亲有一个宣泄的出口,那我甘愿做一个密闭的树洞,虽然沉重,但也心安。只愿自己以后能努力做到更好,无愧于心。

让人动容且珍惜的闺密之情——写在38岁的生日

2018年4月14日,是我38岁的生日,说好听一些,是一个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睿智优雅年龄,说直白一点,就是被人笑谈为女人四十豆腐渣的颓败尴尬年龄。

本来,对于过生日,我一向是没有期待的。年少时,因为贫穷,不愿去为难负重的母亲;结婚后,每年也只有给孩子过生日的习惯。

但因为有了我们的姐妹团,让今年的生日被赋予了不一样的色彩,让平淡苍白的生活增添了温情的回忆。

我的生日,是在提前一个月的时间,就已经敲定了聚会的初步方案。然后在生日的前一天,又成立了活动临时筹备小组,呵呵,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,而且是在一群女人中间。

那天,是周六。风在呼啸,小雨淅沥,天气有点阴冷,但却阻挡不了我们姐妹聚会的似火热情。

午后,我开车去车站接老三,她从另一座小城赶来赴约。看着她手里捧着的花束,刹那的意外之后,更是满怀的惊喜。是的,活了大半辈子了,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包装淡雅、绽放浓烈的鲜花。

下午,几个姐妹在我家小聚娱乐,喝着醇香的清茶,吃着新鲜的水果,任室外风雨交加,我们自其乐融融。

晚上,我们姐妹聚会的必备项目就是搞酒。我们的喝酒理念是,如果别人喝的多,我喝的少,那我就亏了。于是我高举酒杯慷慨激昂地说道,宁可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。搞酒时,大家都非常主动自觉,要用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话,都不足以形容我们的豪爽之风。当然,我的实力是最差的,但我的态度是最好的,关于这点,得到了诸位姐妹的一致认可。

在接下来的活动中,她们兀自清醒休闲。但我小晕了一阵,也小吐了一下,第二天才知道貌似有的地方居然断片了。但喝吐又如何,断片又怎样,一年之内,一生之中,又有几次这样肆无忌惮,任意消愁的日子呢。

其实,我也不知道,自己是因为想喝才会吐的,还是因为想醉才会喝的。或许,她们比我更了解自己,因为那晚她们成全了我,令我释放了深藏的悲伤。

女人的姐妹之情,甚至比男人的兄弟之谊,更让人动容,更值得珍惜。

真的太累了,感觉生活都看不到希望,如果让生命戛然而止,是不是也是一种解脱?

江南的春天,窗外细雨绵绵,室内笑语盈盈。

五个人,一瓶白酒,一瓶红酒,不多不少,正相宜。

闺蜜聚会,恣意喝酒,是最好的情绪宣泄方式。

命运对我如此不公,真的感觉有点扛不住了,迫切需要酒精来暂时麻醉一下疲惫的心。

然后,第二天,太阳照常升起,而我也依然要耐心地面对孩子,微笑地面对生活。

上一页 1/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