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被时光掩埋了什么

穿过茫茫人海,走过漫漫岁月,我们被时光改变了什么,遗忘了什么,又被掩埋了什么?

重温那个悠悠书信遥寄思念的年代


  年初,有次和菡聊天时,我一时兴起,对她说,有空我会写封信,寄给远方的你。

  于是,她对此期待着,以至于今年四月我用快递寄茶叶给她时,她找了半天,说没有找到信啊,呵呵。

  我和她解释说,今年以来,单位各种事务繁杂,生活也是波折烦躁,所以,你就耐心等待吧,这封信,我一定会写的,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。

  (注:关于黑龙江的菡,关于我和她的一见如故,关于她的坚强和豁达,我一直想诉之于文字。希望,以后,有时间,有心情,能专门写一篇我与她的文字,来纪念彼此的南北奇缘。)

  终于,在南方已进入梅雨季节的六月,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,窗外雷雨交加,室内灯光静谧,我安然坐在书桌前,提笔写了很久很久的长信,以重温二十年前那个悠悠书信遥寄思念的年代。

  写信寄信的回忆,应该要追溯到1995年了。那时的我,刚考去省城一所学校,虽然正值青春年少,但因为出生的环境和家庭所限,却并不知张扬为何物;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生活空间,懵懂稚嫩的自己一时难以融入;还有自身的性格特念旧又重情义,总之,种种因素的叠加,1995—1998的三年上学期间,我和家人、同学、朋友互通了无数的书信。那时人在他乡,写信,盼信,已经成了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每次去传达室,没信的失落和收信的快乐,现在似乎还能回忆起几分。

  1998年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后,最初的那两年,还和寝室里的姐妹保持着书信的往来。后来,大家都忙于生存,忙于工作,忙于感情,久而久之,不知道什么时候,收到的就是最后一封信了。再然后,由于电脑、手机等现代通讯工具的普及,那个书信的年代被彻底划上了句号,那份写信的平静也已经遗落在我们的浮躁生活之外。

  2016年,看了吴秀波和汤唯主演的《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》,且不管豆瓣影评里面的各种网友吐嘈,至少电影里面那浪漫至极的情书以及信手拈来的诗词,是深深地打动了我。也让我怀念我在石门、他在上海时我们互通的那些情书,至今还被我收藏在书柜里。或许,等到我们都老去的那一天,我和他颤颤巍巍地相扶着,坐在阁楼书房的地板上,透过窗户的夕阳,洒在见证岁月流逝的泛黄信纸上,共同追忆我们年轻时誓死守护的爱情和婚姻。

  

来源:我们被时光掩埋了什么

2017-06-21 /  标签 : 随笔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