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被时光掩埋了什么

穿过茫茫人海,走过漫漫岁月,我们被时光改变了什么,遗忘了什么,又被掩埋了什么?

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


        今年以来,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困扰,特别是孩子的病情,感觉自己似乎又开始走向了抑郁症的边缘。

  在单位上班,除了必须的工作沟通之外,多余的话语,一句也不想说。每天上下班途中,遇见或熟悉或陌生的大楼里办公的人,其实心底的想法只想忽略一切,淡漠前行。只是,人在生活中,总无法做到随心所欲,于是,近在咫尺的偶遇中,避无可避的招呼中,我似乎看见了自己比哭还要难看的笑。

  最近,越来越不喜欢参加人多吵闹的活动。之前的三八节,闺密邀请我一起报名趣味运动会项目,我以单位值班可能走不开为由,委婉地推辞了。上周,闺密又邀请我参加七一的走红色古道活动,我又以身体素质不行,担心全程走不下来,委婉地拒绝了。我和闺密如实倾诉了自己的近况,她劝导我更应该多出去走走。其实,我也知道,我不应该这样逃避各类集体活动,但却真的不想勉强自己。记得,1998年学校毕业互赠留言时,我在一个同学的留言册中写过这样一句话:当我一个人时,我并不觉得孤独;当我身处喧嚣的人群中,我却觉得如此孤独,只看见自己那卑微的寂寞。

  江南,自6月8日起,已进入梅雨季节,一直要到7月19日才会出梅。这几天,一直是中到大雨,这样的天气,还将持续一个多月。一方面,讨厌这样潮湿的梅雨季节,家里、外面、内心,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悲凉;与此同时,又喜欢在电闪雷鸣、暴雨如注的天气里,安静地写上几行文字,以此疏导内心深处的伤痛。人啊,天生就是这样的矛盾,尤其如我这样敏感脆弱的性格,矛盾纠结的情绪更甚于常人。

  2017年,没想到时隔十几年之后,我再一次跌落进抑郁症的包围圈。多年以前,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和婚姻,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波折,最后的最后,还是以父母与我断绝关系为终点。那个几年,我也出现了疑似抑郁症的状况,在单位不愿意与同事沟通,和同学朋友也几乎断了联系,只想一个人安顿地蜷缩在那个偏僻的角落,无奈地给自己疗伤。

  如今,孩子突如其来的病情,对我们的家庭,无疑是一场噩梦。我一直坚强地对自己说,曾经父母施加的伤痛都挺过来了,这次,也一定能挺过去。只是,晚上总是失眠,就算睡着一会,也是噩梦不断。夜深时分,偶尔脑海中会闪过脆弱的念头,如果孩子不能完全痊愈,如果我再也挺不下去,如果我想结束一切,以一种什么方式离开这个世界,将不会太痛苦。。。

  在这种不愿与人交流,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心境的状态下,我已将微信朋友圈所发的内容全部删除了,QQ空间也已经申请关闭,以后,只想在这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平台,毫无顾忌地发泄自己最真实的烦躁和不安,不然只怕自己会越来越糟。

  现在,QQ因为工作关系,上班期间还是必须登录,但里面除了仅有的几个朋友之外,已经没有说话的欲望,所以,一直是隐身状态中。微信,也只有那个五人八卦团,才能得到我的及时回复。关于五人八卦团,以后有时间,会单独写一篇,因为这是目前为止,我唯一还保留着的对外交流途径。曾有一瞬间,也想断了这个沟通的出口,但最后还是决定,至少要留一线生机给自己。

  自孩子的病情发生后,一路走到今天,我真害怕自己会在沉默中慢慢地死亡,所以,也想尽力地拯救自己,但说不定,或许在哪一天,在某一个临界点,也许就撑不下去了,紧绷着的弦忽然就断了,也许就会在沉默中爆发吧,到时又会以怎样的方式爆发呢?我没有答案。。。

来源:我们被时光掩埋了什么

2017-06-21 /  标签 : 随笔
评论